您好,欢迎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
全国咨询热线

18128122040

南无阿弥陀佛 探讨(一)

发布时间:2020-04-16 22:56浏览次数:1606

(文章写成于2020年4月12日。4月16日对“无”字的念法一段有修改,“弥”字也加了内容。)

清扬:大德们都说:念佛,最重要是一心不乱,这是第一义。无论用何方言,有何口音,念成何音,只要一心不乱,就有成效。本文探讨的是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每个字读什么音,读什么调,是第一义之外的东西。

Jin:既然念什么音都可以,为何还要探讨读音与音调?

清扬:为了接近古代原始梵音。

Jin:同一个地区,时代变了,语言发音也会变,更何况地区也变?从一地传另一地,读音很难维持原始风貌了。

清扬:不可求相同,但还是可求相近,尽量相近吧。

Jin:有道理,那我们开始吧。

第一部分:每个字怎么来的?

清扬:首先,探讨“南无阿弥陀佛”读音之前先探讨来历。

Jin: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来源于梵文“Namo Amitābhā”。

清扬:呵呵,网络上都那么说,其实很多细节有待斟酌啊。

Jin:什么细节?

清扬:首先,Amitābhā单独存在时应该是Amitābha,但是前面有Namo时后面就要加上aya。Amitābha+aya=Amitābhāya。在《往生咒》中完整写法是:Namo AmitābhāyaTathāgatāya。在古代写作:

这叫“悉昙梵文”,是古代的梵文。

现代梵文是:णमो अमिताभ,或者नमोऽमिताभा,叫“天城体梵文”

常见的Namo Amitābhāya叫“梵文的罗马拼音转写”,本质上是给梵文注的音标/拼音。这种方式最适合我们外国人读梵文,现在广泛使用,到处可见。

南是Na的音译,无是mo的音译,合起来,南无(Namo)是礼敬、皈依的意思。
阿是A的音译,弥是mi的音译,陀是tā的音译,合起来成阿弥陀。
佛≠bhā,因为bhā是光。
所以若从一一对应来看:梵有光但汉不译,梵没佛但汉却有。
用文字难说清楚,我整理成图片,如下:

 bha是光,出现了,但不翻译。如果把bha改为yus,就是寿。无量光,无量寿。

mita是测量,限量;A是不可,无;合起来Amita是不可测量,无量。加上bha就是无量光。

ya是语法助词,表示是礼敬皈依的对象。“佛”字其实没有。

Jin:梵文中居然没有出现佛字?

清扬:没有出现。佛字的古代梵文是:

现代罗马拼音转写是Buddha。你看,它们没有出现在上面。有人把佛(Buddha)加到阿弥陀(Amitābhā)后面,认为“阿弥陀佛=Amitābhā Buddha”,悉昙梵文就是:

又进一步,在前面加南无(Namo),加成:Namo Amitābhāya Buddhaya,悉昙梵文如下:

有人说这是生搬硬套不对的哦。我呢,不说它对不对,但我更赞成的是根据《往生咒》而来的写法:“Namo Amitābhāya Tathāgatāya”,Tathāgatāya是如来的意思,即“南无阿弥陀如来”,悉昙梵文如下:

Jin:那你怎么看此二者?

清扬:前者是倒译回梵文,不敢说对错;后者有梵文原文,可为定论。


前者是从中文倒译回梵文,我不敢说对与不对。后者出于《往生咒》,不会说它不对。所以不用说后者,只须聊聊前者。
我个人认为在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中,鸠摩罗什译“阿弥陀佛”时不是简单的音译,也混合了意译。他是把Amitābhā(无量光)与Amitāyus(无量寿)都包含在“阿弥陀”中,我们不应该认为“阿弥陀”是原始的简单的音译了,它已经被鸠摩罗什赋予了更多的含义。何以见得?从后来玄奘重译佛经时还是把无量光和无量寿区分开,不合而为一。玄奘之译信、达,不作变通,保留原样;鸠摩罗什之译信、达、雅,融会贯通,有创意。更绝的是创造性地把“佛”字加在“阿弥陀”的后面,很容易让汉人喜以接受。后来到现在这一译法流传中国上下,皆是此一译之功劳。假若是照本宣科,就是玄奘的译法,试问今天有几人知道?除了钻研佛学的人,一般百姓都不知道。

Jin:前者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是《佛说阿弥陀经》的念佛,完整了。后者仅是《往生咒》中的第一句,性质不同,二者不是同一个修持法门。我们对汉字与梵字的一一对应关系探讨到这就可以了,总结一下,每个字怎么来,其实就在你画的那个图里:

南字,无字,阿字,弥字,陀字,都知道了来历,而佛字,就是鸠摩罗什的创造性的译法,把音译与意译综合在一起,最后形成”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。另外有一个问题我好奇:佛字和buddha并不音近,但很多人说buddha音译成佛陀,然后省略陀字。

清扬:根据季羡林先生的考据,佛字不是buddha的音译。我很认同他的看法。儒家的圣人孔子,谁敢省略子字?道家的圣人老子,谁敢省略?三皇五帝的名字,比如伏羲,谁敢去省了?如果一开始时就译成了“佛陀”,那也是没有人敢省去陀字的!只能说明最初译成汉字时就只有一个字。最早传到中国的佛法,不是从印度直接传的,而是从西域转手传的。首先,佛法从印度传到西域,从梵文变成西域文;然后,再从西域传到中国,从西域文变中文。最初拿到的是“二手货”。去印度取经是后来的事。

Jin:那么,西域的佛字是怎么样的,就决定了汉译是怎么样的。

清扬:西域的代表汉字有龟兹文、焉耆文等,对觉悟者一词有自己的专称,龟兹文称pút,焉耆文称pät,只有一个音节,用来翻译梵文的buddha。所以佛字在西域文中就是单音节字。

Jin:明白了,对佛字,梵文翻译成西域文时,是意译,所以只有一个音节。

清扬:对,然后,当西域文翻译成中文时,用音译,也只有一个音节了:佛字就是对pút或pät的音译。所以我前面说“佛字对于西域文是音译,但对于梵文是意译”。

Jin:总结一下佛字的翻译过程:梵文buddha→意译→西域文pút或pät→音译→中文佛

第二部分:每个字读什么音?

清扬:知道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每个字怎么来了,现在探讨每个字读什么音。“南无阿弥陀佛”读音是“na mo a mi do fu”。本部分专门探讨“读什么音”,到第三部分时,我们还要探讨“读什么调”。总体上讲,“南无阿弥陀佛”这六个字:

南无”,主要探讨不在读什么音上,而在读什么调上。
“阿”,则相反,主要探讨不在读什么调上,而在读什么音上。
“弥”,读什么音不需要探讨,只须探讨读什么调。
“陀”,读什么音,读什么调,都须要探讨。
“佛”,也是读什么音,读什么调,都须要探讨。

Jin:听起来挺复杂。

清扬:你也可以选择不复杂啊,文章开头就说了,你可以回到第一义啊,只要精专,一心不乱,念什么音什么调都是对的。我这里呢,是探讨第一义之外的东西,是探讨读什么音什么调更接近最初翻译和古代梵音。

“南无”读什么音?

Jin:南无,不能按现代汉语拼音读成nán wú,应该读成ná mó,这是常识。

清扬:为什么南不读nán?无不读wú?

Jin:因为南无是梵文Namo的音译呗!南是ná,无是mó。

清扬:为什么ná这个音不用“拿”字?mó这个音不用“摩”字?或“膜”字,不仅音近,意也近,还有顶礼膜拜之意呢。

Jin:这个的确是哦,南字是nán,和ná有差别,拿好像更好……无是wú,和mó差别巨大,声母韵母均不同……

清扬:因为古人是以汉字古音去音译的,而那些汉字到今天读音变了,所以差别很大。

Jin:那也就是说,“南无”的古音和梵文的Namo相似喽?

清扬:那是当然的。我们往下探讨的都与汉语古音息息相关。经常会参考到粤语与客家话,因为当今中国对汉语古音保存最好的首推粤语,其次客家话。比如这“南无”二字你用粤语读读看。

Jin:我看看:粤语“南”字发音是/naam/,“无”字发音是/mauo/(注:这是用英文音标来表示,用拼音拼不出mauo来),合起来是…,发音吻合!

清扬:(以下这是2020年4月16日追加/修正的内容)从梵文来看,如下:

古梵文以“a”为本音,每个字都在在本音之上延伸出来的,所以每个字都带a音。南无的无,即namo的mo,不仅仅是m-o,而是ma-o。那么,ma-o连读就是“妈哦”,读快了就是粤语的“无”。粤语对话,甲问乙:“有无钱?”乙回答:“无。”这个:无=妈哦=ma-o=古梵音。如果用现代汉语拼音来表示,表示不出来,只好近似地用mó,有那么六七分像吧。

想要很像,还要靠粤语。在语言界,粤语被称为“中原古汉语的活化石”,因为客家人和广东岭南许多人就是战乱时南迁的中原人,所以带去了古代中原的发音。历朝历代各民族逐鹿中原,定都中原,语言交流融合多,所以中原读音变化大。相比之下,客家与两广,偏于南蛮,受影响小,语言古音就保留得好。内地也保留有古音,但保留没有广东多。

Jin:确实如此。

清扬:如果只安于念ná mó不想念更古的音,也可以了。如果想精益求精,南=na+am,无=mau+o。(2020年4月16日修改了以上这一段)好了,南无读什么音就讲到这。

“阿”读什么音?

清扬:阿到底读什么:a弥陀佛?o弥陀佛?e弥陀佛?这个阿字读什么争议可大了,比如在《济公》、《新西游记》等电视热播时,网络上就掀起了讨论热潮。有主张o的,有主张e的,有主张a的,到底哪一个是古代印度梵音?
我看过一些文章,说千百年来,北方多读e,南方多读o,是正统。而读a则是上世纪80年代从台湾或西藏泊来的,说a是“外来邪读”、“外来邪音”。他们倡扬e或o才是正统,并举例一些近代现代高僧大德的录音为证。
我不以为然。
我认为:阿的古音就是a与o,多音字来的。音译阿弥陀佛时取了a音。但是四书五经上的阿字绝大多数是o音,人们于也以o音来读佛经。元朝之后,o音变e音,中原与北方e一统天下,只有南方还保留古音o,所以近代南o北e。

“阿”应该读a的5个证据

清扬:有5条证据:

第一,从梵文佐证。阿弥陀佛梵文是什么?

Jin:阿弥陀佛=Amitābhā。

清扬:阿是什么?

Jin:阿=A。

清扬:A念a?还是e?还是o?

Jin:应该是a。

清扬:所以阿应该念a。

Jin:我也看过很多文章,有的文章说字母a在梵文有些支流读e。

清扬:这文章我也看了,我不以为然,作者自己都说了是“有些支流”,毕竟主流还是a。

Jin:这点,的确。

清扬:我个人认为,a这个字母,如果前面有我们拼音说的声母(英语说的辅音),那么其读音可能就有多种,读a,读e,读o都有可能。但是如果它前面没有,即它本身就是一个词的开头第一个字母时,往往只能念a。比如,大悲咒中有Arya(阿唎耶)。Amitābhā(阿弥陀佛)中A也是首字母,现代梵文中,它就念a,而不是e或者o。第一点讲完了。

Jin:我认同,也可旁证于:在国家名或城市名中,以A开头的一般都读a。

清扬:第二点,从华严字母表来佐证,它是古代为了学习梵语而用汉字标识的“梵语古印度语字母表”。借助华严字母,可以倒推中国古时候的汉字读音。我没有学过,据说,但是学过的人告诉我们:阿弥陀佛的阿字古时候读a音。

Jin:我看我们也得学学。

清扬:第三点,从西藏来佐证。众所周知,西藏,是一块佛学净地!西藏的佛法,不是从中原传过去的,而是直接从印度“进口”的。而且西藏历来与外交流少,西藏文字与读音趋于稳定不变。所以,西藏的读音一定较好地保持了原始从印度进口的梵音。藏传佛经对阿弥陀佛的阿字读什么音?读a。这个可是超级有力的证明啊!

Jin:赞成!西藏,佛教净地,藏经读a,那这个问题就基本上一锤定音了!

清扬:第四点,从日本密宗来佐证。唐朝有不少密宗僧人会梵文,日本的空海大师来唐朝学习,回日本后在天皇支持下创立高野山真言宗,这就是东密。据说高野山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西藏,被称为日本的佛学净地。高野山对“阿弥陀佛”的“阿”就是发a音。这也是有力的证明。

Jin:可谓第二个西藏。

清扬:第五点,从真言咒语来佐证。从其发音的涵义来证明,南怀瑾大量、慧律法师等都说过这方面的道理,我直接引用南怀瑾大师在《定慧初修》说过的,我抄出如下:

阿弥陀佛的名号有一点须要注意,不可以念成哦(ē)弥陀佛,要念阿(ā)弥陀佛

阿(ā)是开口音,嘴巴张开,在喉部、胸部发音。这个阿(ā字门,也就是密乘的陀罗尼”——总持法门之一。密乘修法中,具有阿(ā字门的观想和念诵法。阿(ā字是梵文字母的生发音声,是一切众生的开口音。

所有佛经大都从梵文翻译过来,梵文的真言咒语有三个根本咒音,也就是普贤如来现身金刚萨埵的根本咒,这三个字是唵(ōng”“阿(ā”“吽(hòng。简略的说:

唵(ōng的意义是:永恒常住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,遍满法界。

阿(ā是:无量无边,无际无尽,生生不息,开发光明。

吽(hòng)是:无边威德,无漏果圆,无上成就,迅速成就。

如果念成哦(ē)弥陀佛,就有偏差了。哦(ē的发音是嘴部收缩成为一小圈,单从喉部(生死轮)所发出的声音,是轮回的音,轮回音是下沉的。所以不可以念成哦(ē)弥陀佛,必须要规规矩矩念出阿(ā)弥陀佛的清朗音声。

一切众生既有生命,首先发音的一定是阿(ā,它是开发的、上扬的,示现生命的生生不息,例如婴儿所发的第一声以及开始学说话都是阿(ā的发音。至于哦(ē音是沉没的、向下的,甚至可以说是沉堕的音声。即如念唱华严字母的梵音,起腔由阿(ā字开端,到字完结,便是咒音的声明内义。

持名念佛的法门,如果只念阿弥陀佛四个字也就够了。人在临命终时,气息将绝,这四个字也念不出来时,就系心一缘,阿(ā……”也就够了,绝对够了!我说此话绝对负责任,如果错了,我愿下地狱。但千万记住,系心一缘在阿弥陀佛的这个阿(ā字。甚至这一声也来不及念,念不出声了,就要断气了,那就不要出声,只要忆念就够了。

阿弥陀佛这四个字,就是一个大秘密:在梵文中的含义,包含了无量、无边、无际、无限、空、大、清净等等很多的意思,总之,是一切众生的生发音,是开口音。是时间、寿命、无限的延长、延伸、连续绵远.无尽止的延续、伸展。是光明,无限的光明,无量的光明,无边无际无尽的光明,大而无外,小而无内。总之,阿弥陀即是无量寿、无量光,这便是一个大秘密。

南怀瑾,既在内地学过,又去西藏学过,其阅历之丰富当然知道内地念什么,最后人家从真言的角度说了是念a,应该错不了。

Jin:对,我认同。

清扬:网上有人认为,内地读o或e是正统,读a是台湾、西藏来的,是“外来邪音”。是这样子吗?对比一下半个世纪来的台湾与内地吧。内地因文革等内乱,佛教在破四旧中被摧残得体无完肤。但台湾呢人家一直是宗教自由,在内地内斗混乱的几十年里,台湾宗教人士一直在利用现代的交通便利与科技便利来学习、交流、进步。几十年间找到了阿弥陀佛读音本源——说真的也不难找,华严字母表、藏传佛教、日本东密、印度现代梵文、泰国不丹锡兰等佛国……多方面交流,就不难发现o与e不是原本读音。然后因台湾政策自由,可以自由弘法,所以小小台湾却比大大的内地有多得多倍的法师出来弘法。而内地呢?文革结束后80年代开始才不提破四旧了,不提佛学是封建迷信了,晚台湾几十年!这时,一些人不能接受内地读错好久的事实,反而说人家的不对。其实,大陆本身肯定也有读a的,不全是o与e。至少华严字母表大陆也有人学呀。那些说a不对,且说人家是邪说的人,好好看看5条证据吧。5条证据又可以互相佐证形成证据链:

一、1证明6:现代梵文读a,说明古代印度读a。
二、2证明6,6证明1,6也证明3:华严读a,说明古代印度读a。古代印度读a说明现代梵文读a是对的,也说明西藏读a是对的。
三、3证明6,6证明1:西藏读a说明印度古代读a,印度古代读a就说明今天梵文读a是对的。
四、4证明5,5证明6,6证明1,6也证明3:日本读a说明唐朝当年读a,唐朝读a证明古印度读a,古代印度读a就说明现代梵文读a是对的,也说明西藏读a是对的。
以上这证据链多有说服力啊!不可能那么多地方同时错吧!难道,现代梵文读a错,华严读a错,西藏读a错,日本读a错,都同时错了?就中国大陆e或o对呀?又别忘了中国大陆本身也有读a的,不是都是台湾西藏等外来的。

Jin:嗯,上面那“证据链”有说服力!

清扬:总结5条证据:
1)从现代梵文读音证明应读a。
2)从华严字母表证明应读a。
3)从藏传佛教证明应读a。
4)从求学于唐朝的日本密宗证明应读a。
5)从咒语真言角度证明应读a。

Jin:请问,既然你证明a才是正确,但为什么古代中国到近代现代那么多人读o或e?

清扬:这就说来话长了,娓娓道来。

1、阿的中原古音念a与o

清扬:翻开三国演义有个小细节这里值得你留意:古人是有小名的,小名的形式是“阿X”。这个东西,一般不入正史。三国演义是民间小说,所以才有记载。

Jin:呵呵,对哦,曹操,阿瞒;刘备的儿子,阿斗。

(文章太长,故分三篇,第一篇到此结束)

18128122040